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中国造成的危害仍然现实存在

时间:2018-01-04 08:59 来源:中国工业博物馆资讯 作者:admin
   从1995年到2016年的20年间,中国的年垃圾进口量翻了十倍,从450万吨增长到4500万吨,已经成为了一项大宗交易品。在全国各地,都开设有专门的洋垃圾回收机构和场地,为西方人民改善生存环境做出了“卓越贡献”。
  根据商业咨询机构China Briefing的数据,2016年,美国废纸出口中,有三分之二以上直接送到了中国,总价值超过22亿美元。欧盟27国同样依赖中国接收废弃物,把87%的再生塑料直接或间接地运往中国。而根据英国《卫报》的统计,英国每年有270万吨废塑料流向中国,占到该国塑料垃圾产量的2/3。
  这倒不是因为中国的垃圾回收产业多么成熟,而是因为中国享誉全球的制造业对垃圾回收有着很高的需求。中国收纳的洋垃圾,主要是塑料、废纸、金属材料等,都是还有一定回收利用价值的材料。从废塑料当中回收的新塑料,原料成本比从石油提取物中直接合成新塑料稍显便宜,一旦使用量足够大,就能创造巨大的利润空间。
  想象来自美国的一个饮料空瓶,随着其他垃圾一起在天津口岸登陆,运往中国河北某处小工厂内被熔化再造成塑料颗粒,随后运往浙江某个注塑厂制成打火机壳子,再在江苏的一家小打火机厂里和回收金属制作的打火机关一起组装成打火机,最后装船从上海送往欧洲零售。 中国一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洋垃圾进口国家,这早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洋垃圾的进口热潮开始于二十世纪末。1990年代正是中国改革开放进行得如火如荼的年代,包括制造业在内的很多产业,在中国的发展已经到了野蛮扩张的阶段。洋垃圾就是这个时候悄悄进入中国的。
塑料进化为打火机的旅程
  这是一个正常的商业链条,位于其中的每一个环节其实都不知道自己使用的原料从哪里来,产品要到哪里去。
  但是每一个环节都在这场交易中有所收获:美国的垃圾回收企业摆脱了难以处理的塑料;三家小厂收获了中间利润和废塑料与新塑料之间的差价;欧洲消费者得到了廉价的打火机;就连帮助转运这些材料的物流企业也收到了运输费——如果是非法夹带的话收益则更高。
  正是因为这个链条运转流畅,在中国低端制造业已经成为了一种常见的盈利模式,才让所谓的“洋垃圾”进口屡禁不止。在支持者的眼里看来,这个收益链条的最优美之处在于,在这个垃圾循环的逻辑之中,没有人受到了损失。
  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在庞大的利益链条之下,唯有环境和环境污染中的中国百姓在哭泣。
  垃圾回收本来是减少原材料浪费、节约制造成本的好方法。如果废旧塑料分类得当,且根据各自不同的特性得到相宜的利用,对于环境的影响,并不会比重新制作原材料更大。
  但问题在于,面对如此巨大的垃圾量,中国的回收机构显然还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洋垃圾当中隐藏的致命因子对环境和附近人员造成的杀伤几乎无人关心。
  洋垃圾对环境的影响主要来自不够完全的分拣。虽然发达国家有稳定而高效的垃圾分类系统(比如日本,垃圾分类根据各个县市的规定不同可以多达几十种之多,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道德负担),但这种分拣水平对于垃圾的高效利用仍然没有起到足够的作用。
  日本新居浜市政府官方网站上的垃圾分类信息
  但这种分拣水平
  对于垃圾的高效利用
  仍然!没有起到足够的作用!!
  当这些洋垃圾流入中国,为了使原材料得到最大程度的利用,回收机构会雇佣大量人员进行手工分拣。由于垃圾分拣不是一个高利润环节,在自动化技术上的实现也比较麻烦,人工分拣对于老板们来说,仍然是目前最经济最简单的方式。
  当我们想起翻找垃圾时,往往只会觉得一阵恶心。这样的恶心对于这些拾荒者可能已经不成其为问题,更大的危险在于垃圾本身的质量。
  分类失效的洋垃圾有可能被有害物质污染,对于分拣人员的身体健康是致命的伤害。1996年,新疆某工厂无意中从哈萨克斯坦进口了100多吨放射性金属。次年,一名美国商人被判刑,原因是走私200多吨未分类垃圾。
  即使是在正常的流程中,那些没有利用价值的垃圾,也会进入焚化炉——大多数情况下并没有连上发电机组——最终变成飞灰和有机废气飘散入空气。如果温度控制不当,有机废气会含有致癌物质如二噁英、飞灰会吸附着汞镉等重金属,结伴钻进附近居民的肺里。
  来自《塑料王国》
  这只是不适当的垃圾回收流程中比较突出的现象,在更多情况下,垃圾只是稍有毒性。饮料瓶中可能留存着腐烂的食物和纸巾,电子垃圾的塑料板上则有重金属元器件,废报纸上的油墨在再生过程中会污染河流……长期累积对生命质量会造成不可逆的影响。
  最可悲的是,诸如此类的问题其实是由垃圾本身的属性所决定的,而非消费者自行做好垃圾分类就可以解决的。无论垃圾出口国的环保主义者和大企业如何标榜自己已经在环保方面做到仁至义尽,垃圾在利用过程中对中国造成的危害仍然现实存在。

上一篇:“工业技术软件化”
下一篇:中国生态食品产业发展探索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