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工业科普 >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船舶工业之路

时间:2018-10-09 13:45 来源:中国工业博物馆资讯 作者:admin
    传统船舶工业的分布,我们习惯上叫“三点一线”:上海一片,东北一片,广东、广西有一片,还有长江这一条线。20世纪60年代初,随着毛主席、党中央一声令下,“好人好马上三线”。船舶工业几十个工厂、研究所的上万名职工从大连、上海、武汉、洛阳等大城市,奔赴四川、云南、陕西、湖北的一些崇山峻岭,在那里安营扎寨,深挖洞、散建房,硬是在荒山僻岭中建起了一座座现代化的工厂和科研所。边建设,边生产,一条条潜艇、一艘艘水面舰艇、一台台柴油机、一只只仪器仪表从这里被敲锣打鼓地送出来,为海军现代化建设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其创业之艰辛,生活之困苦,是可想而知的。但当时没有人叫苦,没有人埋怨。
  我真正搞三线工作是1982年5月4日成立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以后。那时我进了部里,到了领导岗位上,负责进行三线建设的调整、改造、整顿。1983年—1986年这几年的任务比较重,工作开展起来相当艰难。改造结束,大概要到90年代。
  原中船总经理:改革开放后的中国船舶工业之路
  三线调整改造时期,王荣生(右一)在水中兵器厂车间现场看工人师傅制造精密零件在新中国船舶工业发展史上,三线建设可以说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它对产业布局所产生的影响相当深远。
 三线调整开始以后,有人说我们是搞了重复建设,但实际上绝不是这样。由于造船的复杂性,对船厂的要求更多一些,因此一部分船厂确实是需要调整的。究竟怎么办,我就搞了一个规划。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对涉及的企业和研究所的处理分为“关、停、并、转”这么几类。意思是有的要关闭,有的要停办,有的要兼并,有的要转行。具体怎么处理,我们会根据实际情况来定。各个单位的情况也是五花八门的:有的厂没有形成生产力,实在建不下去,就把它撤了;有的虽然已经形成了生产力,但是产品不配套,就停工了;有些研究所交通不便,要想办法把它迁出来,特别是现在电子技术发展以后,科研人员带着控制设备、仪表这一套东西进去,太不现实;但已经建好的,像是潜艇厂则只能坚持在原地,因为水工基础没法搬;有的则转成生产跨行业产品的厂家。
  我们曾有一片都是以军为主的船厂,有搞护卫舰的,有搞快艇的,有搞潜艇的,有搞大型的水面舰艇的,等等。现在这部分船厂也进行了必要的搬迁和调整。比如,现在的江苏科技大学附近原来有一个快艇厂,从产品来看,快艇发展蛮慢的,我们就把原来的生产人员和设备都交给学校,跟它合并了起来,实际上就等于把这个厂给撤销了。像某通信研究所,我们从深山里面把它迁出来以后,带到连云港,建了一个实验基地,这样,陆上有火车,也有汽车,交通就方便多了。某柴油机研究所在三线建设的时候,从上海迁到了山沟,调整改造时期又迁回了上海,在山沟里的所址则交给了地方。还有个快艇主机厂,我们考虑到重型汽车的发动机和快艇的发动机是通用的,就让它跟潍坊重汽的柴油机生产厂家联合起来。于是,山东想办法划给了它一块地,这个厂就保持了生产能力,但属于山东汽车工业公司,实现了军民结合。而某潜艇厂生产结构得到了调整,不光造潜艇,还造一些特种船、化学品船,等等。这都是做得比较好的,对国家贡献很大。
  原中船总经理:改革开放后的中国船舶工业之路
  我国第一艘核潜艇
  对于中国船舶工业来说,三线建设具有很重大的积极意义。三线建设的贯彻落实,对于中国船舶工业的发展,是不可缺少的。我们一直讲,不要把三线企业看成是包袱,将来是可以发挥作用的。现在看来,三线建设当初也许有种种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是有一条,它对于改变我国整个工业布局,特别是支援大西部、西南的建设,起了一些积极的作用。并且经过调整改造,现在有相当一部分三线企业形成的生产能力是非常大的。
  比如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重庆船舶工业公司,我去搞承包制的时候,印象最深。当初,很多人认为它是包袱。也难怪人们会这么想,那时整个产值只有8000万,现在已经是几百个亿的产值了。当初之所以产值这么低,第一,因为那会儿刚把生产线打通,没有投产,生产力还没有开发出来;第二,工厂所处位置实在是不合理,太分散了。经过调整,一部分工厂迁建;留下来的,像万县个别工厂在三峡工程建起来以后,都淹到水里面去了,实在不行,就想办法往上搬,在搬迁的过程中,生产结构也得到了一定的调整。这一片厂后来在利川形成的生产能力比较稳定,涵盖了机械、风力发电以及电子设备生产等生产领域。某个搞柴油机的加工厂,早期还没有形成生产能力,后来就到铁路系统去找合作,最后干脆专门搞车辆总装,为铁路机车、货车制造车辆和配套件。那个厂只用了几年工夫就很快地改造成功,变成了骨干厂。后来开发的产品,比铁路系统搞的都好。分散在云南的三线企业,则被集中到了一起,形成了一大片鱼雷厂。
  三线建设也为船舶工业输送了大量人才。我们培养起来的三线干部,后来也有在总公司当家的。像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现任党组书记、总经理李长印,他大学毕业后,就到三线去搞江云机械厂。他从跑地皮开始做起,对三线建设的体会是最深的。我在抓三线建设调整改造工作的时候,他就在那个厂当厂长,当时他只有34岁。重庆船舶工业公司成立之后,李长印历任副总经理、总经理,后来调到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工作,而后总公司一分为二,分成中国船舶重工和中国船舶工业两个集团,他成为了重工的总经理。

上一篇:“中国工业旅游产业发展联合体”
下一篇:“工业互联网”和“工业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