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参观导览 >

报告渲染了国防工业目前严重依赖

时间:2018-10-08 09:44 来源:中国工业博物馆资讯 作者:admin
     近年来,伴随着医学技术进步及人民生活水平、健康状况的提高,临床上大量使用一次性医疗卫生用品,医疗废弃物的产生量大幅提升。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测算,2016年,我国医疗废弃物产生量已达到191.96万吨,同比增长5.22%。
  除一些中心城市外,大部分城市及县乡镇的医疗废弃物管理不完善,多数医院没有将医疗废弃物收集贮存。对一次性用品处理不彻底,回收后成为新的污染源;锐器管理存在很大隐患;医疗废物贮存运输、焚烧不规范。而这些医疗废弃物中存在着大量细菌、病毒及有害物质,在腐败分解时产生多种有害物质,污染大气,危害人体健康,同时也是造成医院内交叉感染的主要原因之一。
  基于其危害性,随着我国对环保重视程度的提高,医疗废弃物处理有望迎来发展契机。预计到2023年,医疗废弃物处理市场规模达到122.75亿元。核废料泛指在核燃料生产、加工过程中产生的,以及核反应堆用过不再需要且具有放射性的废料。主要分为高、中、低水平放射性三类,其中高放废料占核废料体积比为3%,放射性份额占比却高达95%。这份报告称美国国防工业有“巨大漏洞”,有280多项产品的供应链严重依赖外国,尤其是中国的进口零部件和稀土。报告渲染中国利用“不公平产业政策”,“系统性地破坏“了美国制造业,影响了美国国防工业基础。所以,需要通过政府补贴和立法限制中国产品等做法,复兴美国国防工业。
  据“美国海军研究协会”网站10月6日报道,5日五角大楼发布名为“评估与加强美国制造业及美国国防工业基础与供应链弹性”的报告。该报告是特朗普在2017年听取著名的对华鹰派,纳瓦罗建议后要求撰写的,长达146页,其中“中国”一词就提到了232次,而“俄罗斯”一词仅只出现了1次。
  报告渲染了国防工业目前严重依赖“中国原材料和零件”的严峻形势,同时也提供了应对这些挑战的“解决方案”。
 评估与加强美国制造业及美国国防工业基础与供应链弹性封面 图源:五角大楼
  据防务新闻报道,在美国至关重要的国防供应链中,有280个供应链拥有“薄弱环节”。报告将国防供应链从上游到下游分为10个不同的“层级”。在美国国防供应链中,对外国的依赖在各个层级“无处不在”,尤其是在零部件或原材料制造的“下游层级”中,美国严重依赖来自中国的稀土和零部件。
  之所以说这些层级是“薄弱环节”,报告称是因为他们往往“来源单一”,具有“不可替代性”。在有些情况下,在激光、雷达、声纳、夜视系统、导弹制导和喷气发动机所需的稀土材料方面,中国成为了这些原材料唯一生产国。
 报告称,哪怕是至关重要的F-35,也深受供应链的影响 图源:防务新闻
  此外,报告还将美国国防制造业下滑的原因怪罪到中国的头上,报告称,报告称,影响美国国防工业基础的主要因素是“竞争对手国家的产业政策”。尽管美国制造业因各种原因下滑,但中国“利用非法手段主导产业的全球市场”才是“主因”。
  报告称,这些手段包括间谍活动、逃避出口管制、市场准入限制、补贴和倾销等。报告举例称,涉及用于军事的太阳能电视、燃料电池和飞机液晶显示屏等方面,美国使用了大量来自中国的产品和原材料,这影响了包括F-35战机在内的重要军工产品制造。即使美国企业能够供应同样的原件,他们往往也处于“破产边缘”。美国的机床、陶瓷、复合材料、印刷电路板和半导体等的生产加工也深受来自中国的“威胁”。
  在结论部分,报告这样总结称:
  中国最成功地针对了我们的国防制造业……只有最坚定的自由市场经济学家才会告诉你,美国应该忽略掉来自中国的威胁。
  不过,报告也并非一味指责中国,五角大楼也分析了制造业下滑的内因:美国财政削减和财政不确定性,导致了美国政府的支出造成了不稳定,使得小公司拿不到政府订单而远离国防工业;美国制造业规模和产能的下降,导致整个供应链无法自给自足;美国政府陈旧的商业惯例会导致合同延迟,阻碍创新;美国理工科(STEM)教育能力下降,导致美国人才和劳动力不足。 医疗废弃物是指医疗卫生机构在预防保健、计划生育、医学科研及教学中产生的,具有直接或间接感染性、毒性及其他危害性的废物。医疗废弃物成份多种多样,有塑料制品、玻璃、纸类、棉纱、病人排泄物、手术切除物、动物尸体、病人血液等。其所带的病原体比普通废弃物多达成百上千倍。
  如果对医疗废物处理不当,将会对人体健康和生态环境造成严重危害,如感染性和损伤性废弃物处理不当,极易造成人体的伤害及疾病的传播;病理毒性废弃物处理不当,则会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
  
  2015年我国累计产生乏燃料约3000吨,对于装机容量100万千瓦的核电机组来说,一般换料周期为1或1.5年,每次换料卸出的乏燃料约为25吨。按照国家规划到2020年我国在运核电机组将达58台,据此测算到2020年我国将每年产生乏燃料1275吨,累计产生乏燃料7925吨。按照乏燃料处理费用800-1000美元/kg计算,到2020年我国乏燃料处理费用将达63.40-79.25亿美元。
  另外,以每年每台核电机组产生60立方米固体废物包计算,预计2020年我国每年将产生多达3480立方米的固体废物。然而,我国目前仅有中低放核废料处置场3座,分别为西北处置场、北龙处置场以及飞凤山处置场,其规划容量分别20万立方米、8万立方米以及18万立方米。因此,我国中低放处理能力十分紧缺,按照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提出要建设5座中低放射性废物处置场。
  工业危废是危废的主要来源,主要包括废碱、废酸、石棉废物、有色金属冶炼废物、无机氰化物废物、矿物废油等。从行业来源看,主要来自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非金属矿采选业、造纸和纸制品业、有色金属矿采选业等行业。相比于一般的工业固体废物,工业危废具有不易降解、毒害性、腐蚀性等特点,随意放置或排放会对水体、大气、土壤乃至人体的健康产生严重的危害,妥善处理工业危废非常重要。
  近年来,我国工业的快速发展,导致工业危险废物产生量也快速增加。2016年,中国214个大、中城市工业危险废物产生量为3344.6万吨。
  随着工业危险废物的增加,国家会增加危废市场投资,同时,该行业的企业规模会逐渐变大,兼并收购增加。预计到2023年,工业危废处理市场规模将达到1629亿元左右,2018年至2023年复合增长率为10%。
  

上一篇:“新中国工业档案文献展”
下一篇:中国工业近90年来的发展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