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参观导览 >

更敲响中国制造崛起四大警钟

时间:2018-05-16 16:01 来源:中国工业博物馆资讯 作者:admin
  美国《大西洋月刊》5月14日文章,原题:中国的科技革命正如何威胁硅谷 “投资的春天已经来临”,悬挂在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的一条横幅如此表述。许多20来岁的年轻人正手拿咖啡步履匆匆,你只能看见他们的后脑勺,因为他们的注意力都专注于手中的中国产智能手机上。如今,这条步行街遍布联合办公空间、咖啡馆和创业加速器。
  近期,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特别是特朗普政府突然定点打击中兴通讯公司,严令禁止美国公司7年内向中兴通讯出口电信零部件产品,此举有可能将中兴通讯陷入挣扎求生境地。这或是美国针对《中国制造2025》,试图阻止中国尖端技术发展而谋篇布局之举,但此举确有打中“中国七寸”之功效。一时之间,“芯”病成为国人关注焦点,各种言论褒贬不一。这让中国开始彻底反思“制造强国与网络强国”实力,抽身于“经济奇迹”和“新四大发明”沉醉泥潭,更敲响中国制造崛起四大警钟。
  要“弯道超车”更需“守正出奇”
  在世界制造业排名中,中国现处于第三方阵“领头羊”之位,预计2025年将跨入第二方阵。但中国制造何以突围“第三方阵”赶超发达国家?不少专家提出中国制造具有“弯道超车”优势。有专家提出,中国制造具有产业门类齐全、企业配套协作、互联网与大数据、人才数量等优势。也有专家指出,华为、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IT代表性企业与国际领军企业创新差距较小,加之《中国制造2025》五大工程实施,将有利于推动中国制造由大到强的跨越式发展。还有专家认为,智能制造为中国制造提供“弯道超车”机遇。面对发达国家高端核心关键技术优势,这些专家倡议中国制造“弯道超车”,试图在关键节点或困境,技巧性超越竞争对手。
  但先进制造业更需强调“守正出奇”。先进制造业是分工精密、高速迭代行业,无论何时都应以市场为主导、放开搞活、扩大协作合作,通过空间与时间积累来厚植发展基础,久久为功,才有可能在未来某个时刻实现技术逆袭。因此,中国先进制造业并非举国上下自创一套,脱离其发展内在规律进行投机,就可以实现“制造强国”,最终恐怕欲速而不达。特别是,先进制造业“弯道”所要面临的困难远比“直道”要多,充满各种变化的不确定性因素,会遭遇更大的风险和挑战。基于此,中国先进制造业理应“守正出奇”,即要遵循先进制造业发展规律,又要勇于打破常规、突破思维、出奇制胜,赶超先进制造业发达国家。
  要“扩大需求”更需“供给提质”
  历经20世纪80年代初“放权让利”、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建立市场经济体制”和90年代末“加入WTO、放开住房市场”,直到21世纪初全球金融危机,中国经济进入第四个增长低迷期。中国制造作为国民经济发展“脊梁”,亟须从供需两端加大结构性改革力度与深度,以扩大有效需求倒逼供给升级——“扩大需求”为主,以创新供给拉动需求——“供给提质”为主,实现稳增长、调结构,推动中国制造跨越式发展,提振中国经济。
  但先进制造业更需强调“供给提质”。“扩大需求”是在已有先进制造产品基础上,扩大先进制造产品市场占有率,是个“量变”过程,难以实现“赶超”先进制造业发达国家。与之相对,“供给提质”是基于研发与“量变”,实现“质变”过程,即精准把脉先进制造业发展趋势,遵循市场“快鱼吃慢鱼”的竞争原则,快于竞争对手研发出可面世的更高阶产品,同时实现低成本量产,才能真正实现与先进制造业发达国家并跑,甚至领跑国际先进制造业的发展新格局,抢占全球先进制造业发展“制高点”,打破现有全球先进制造业产业格局,争夺更多国际经济话语权。
  要“优质人才”更需“匠心人才”
  《中国制造2025》提出,要把人才作为建设制造强国的根本,加强产业人才需求预测,提高制造业引智力度,完善从研究、转化、生产到管理的人才培养体系,构建产业人才水平评价制度,加大对优秀人才奖励力度,打造一支制造业发展急需包括专业技术人才、经营管理人才、技能人才在内的素质优良、结构合理的“优质人才”梯队,走人才引领发展道路。
  但先进制造业更需强调“匠心人才”。“优质人才”是拥有一定先进制造业技术的高素质人才,但迫于生活和工作压力,多数人为利益所驱使,变得急于求成,时间久之,易变得得过且过,难以精益求精。与之相对,“匠心人才”对先进制造业有着坚定、踏实、精益求精、不屈不挠的凝神专一精神,带着难以割舍的行业情结,在从事先进制造业研发、生产等工作过程中享受乐趣、升华思想。但据有关研究表明,中国当前工匠级人才不足5%。这表明,中国当前“匠心人才”还难以支撑《中国制造2025》人才所需,亟须树立“培养大国工匠”之意识,提高先进制造业“匠心人才”的“量”与“质”。
  要“投资量升”更需“投资效增”
  根据《中国制造2025》总体规划,中国有意识加大工业互联网、新材料、集成电路、5G等制造业重点领域投资力度,以专项资金等方式支持《中国制造2025》重点项目发展,组织实施重大短板装备专项工程,深化实施科技重大专项,聚焦基础共性技术需求,加强技术创新突破,力争强化内功,攻坚克难,突破当前先进制造业若干“卡脖子”共性关键技术,紧密结合科技创新和先进制造业发展,提高先进制造业技术及产业化能力。
  但先进制造业更需强调“投资效增”。投资是促进先进制造业跨越式发展之“血脉”,且重在由“融资输血”走向“强身造血”。这是基于先进制造业发展现状及财政资金有限,中国先进制造业需加大投资力度,增强自身“输血”功能,但更应提高投资效率,重点发挥财政资金对社会资本引导作用,放大有效投资乘数效应,提高“强身造血”功能,避免低效与无效投资,将有限资金用在推动先进制造业跨越式发展的“刀刃”上。在车库咖啡内众多端坐在便携式电脑前的创业者中,笔者遇到27岁的田阳(音)。在悉尼大学留学后,田曾在中国某大型计算机公司工作两年,但如今他正在自主创业:打造一款通过脸部识别技术使容貌相似者相互结识的APP。在这里,正在孵化的其他初创企业还包括在线视频教育网站和帮助中国人到国外定居的咨询企业等。午餐时分,这里还为新来者和投资者举行见面会。
  中国的创业热潮已成为一线城市的标志。以前,中国的大学毕业生大都对银行或国企趋之若鹜,渴望捧上所谓的“铁饭碗”。但如今此类工作并不令人心驰神往:盖洛普2012年的调查显示,94%的中国受访者未能全身心投入该领域的工作。如今,随着大量公共和私人资金流入中国初创企业,创业已成为吸引一代中国人的选项,因为他们已对其长辈经历的“传送带”式职业生涯彻底失去兴趣。目前,激励中国创业者的本土成功故事比比皆是。在这个曾经崇拜乔布斯的国度,如今的年轻人正寻求模仿马云、李彦宏和雷军等国内企业家。从手机扫码购物或支付打车费用,再到无现金/无员工便利店、“扫脸”门禁和共享单车等,科技革命在中国的城市生活中无处不在。多年来,中国企业一直面临只会模仿而非提出新发明的指责,但中国已开始在其国内培养更具创意的创业文化。在下一个10年内,中国希望成为机器人、人工智能和清洁能源汽车等领域的世界领军者。
  中国领导人期待年轻创业者在这场变革中冲在最前面。对中国有利的是,如今世界大部分硬件产品都已在其国内生产,而且许多关键部件已经实现国产化。此外,令中国如虎添翼的是,来自国内外的大量风投资本正迅速涌入其无数初创企业。显而易见,随着北京希望中国成为下一个全球创新中心,如今中国在许多方面都比硅谷占据明显优势。
  曾任百度国际公关总监的郭怡广表示,就创新和资本来说,“如今中国在很大程度上与美国处于同一行列”。田阳描述这股投资热潮的方式更直接:“只要你有主意,他们就会给你钱。”

上一篇:中国本土市场成长起来的云服务品牌
下一篇:中国正在积极推动产业结构调整